Loveless.

放弃了。永别了。

台好笑了,居然可以涨粉啦wwwwwwwww看清楚噢,我只是雷文制造机而已wwwwwwwwwwww

来世再说。(45拉郎)

(异常欧欧西。)

不管是谁都——杀、掉了。

他的刀刃上沾满了血液,血珠在地上砸开了花,刺耳又细小的声音成了粘稠一滩的深红色。啪嗒——越来越多;啪嗒——逐渐变大。若要瞪大双眼去看,他的腹部照样有骇人的伤口,属于他的液体温柔的、缓慢的侵蚀他的衣服,从他的指缝流出来,汇成血流,淌进一地“不知名”的人的红色之中。

“你曾说这是一种迷恋。你说我太过于迷恋你了,可是这不应该吗?你从未察觉到你的美丽,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无可救药的魅力,亲爱的——是你让我来爱上你的啊。

你竟从未察觉,真好笑。没关系,我发现了,这样就好。一厢情愿,我愿意追逐你的身影前行,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当我不存在?是我做...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我面前坐着wwk的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就算是英语也没办法组织出来,不过我确信那个翻译小姐姐并没有告诉他我一直在坚持作曲都是因为他,所以我总算憋了一句“你就像我的神。”然后我就跑走了,他在冲我笑诶。
我确定我们有眼神交流,因为我一直在哭,从他开口的第一句就在哭,明明笑得连嘴都合不拢,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停不下来。太近了,他在我的面前,我想冲上去亲他的鞋尖,太近了。他好可爱。他唱歌真好听。Little Cry Baby那一首我真的忍不住了,虽然从WHERE开始我就一直抽泣,我在台下,哪怕是精疲力尽也在用力垫脚,跳起来,只是因为想让他看到我,尽管我在哭泣。
我想让他们知道我很喜欢他们,在...

我落泪了。

我没事做,又来开放点梗辽,主明主和喜多主还有45我都写,此条长期有效。我大概会写完的,大概。欢迎mili和hitorie的同好点曲梗,又是p系列又听mili和hitorie的朋友优先。国庆回学校就会很忙啦,希望我可以借此,呃,搞到点生活的动力吧,大概类似“原来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没做完”之类的……。
来吧,没人点我会删掉的。

鸣上悠你居然连老鼠都不放过(45拉郎)

鸣上悠发誓,他真的很努力的在忍笑了,可是总有两声忍不住的传到了雨宫莲的耳朵里。雨宫莲对此表示了抗议,但是介于他现在是一只老鼠嘛——

“噢噢,还有小面具呢,莲真的很可爱啊。”

鸣上悠笑得浑身发抖,他伸手戳了戳雨宫的脸颊——老鼠形态的雨宫的脸颊。他碰歪了同雨宫莲一起变小的面具,雨宫莲无奈的踩了踩他的小爪子,在鸣上的视线里站起来,扶住面具又重新戴的规规矩矩。鸣上再次发出了爆笑,雨宫莲终于憋不住了,张开嘴说了好长一串,奈何那些话语都成了吱吱吱的叫声,鸣上差点笑得背过气去。

“吱!”

“啊,什么?饿了么?老鼠的话应该要吃奶酪才对是吧,可是这里没有吃的噢,莲君。”

不是要吃的啊!雨宫莲急得直摇头...

幽灵鸟

总管呆立在办公室。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也说不清楚,但是原本是门得地方成了一堵墙壁,软乎乎的,由植物做成的墙壁。他想到了格蕾丝,以及她曾经说过的话——总管乐意使用“曾经”这个词,尽管这件事才发生没多久——她送走了生物学家,他审讯的女人不过是幽灵。

都他妈的疯了。他隐隐约约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他的大脑极度不清醒,太过用劲的呼吸成了一片模糊的场景,他扶住墙壁——总管再三确认这次的墙壁是真实的,并非潮湿的植物之后松了一口气,他有些没办法思考。为什么。X区域。局长。死掉的蚊子。在抽屉里腐烂的老鼠。

X区域,回闪,她,子弹,第十一勘测队。

对。他的眼睛亮了,约翰,总管对自己说,你可要快...

链接被屏蔽了。我来试试森老师倒着发图。
4♂5♀,性转操作的车,接受无能请关闭,可以接受的请用手机。。。

色彩斑斓(一个后续到底是什么后续你自己猜啊科科)

与他在一起的生活永远是洋溢着蜂蜜香甜的橘色灯光的——或者说,阳光。他们第一次表白是在海边,汽水滋滋作响,清甜的薄荷味还有咸咸的海风,来栖晓的眼睛藏在黑色的眼镜底下眨巴,他移开了目光,鸣上悠敏锐的捕捉到他脸颊上淡淡的红晕,他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突然间他觉得好热,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好不到哪里去。

他挠了挠头发。汽水的滋滋声,手边男孩温柔的呼吸声。

一个星期之后他们在阁楼相会。鸣上悠的手覆盖在来栖晓的手上,他捏紧了来栖晓纤细的手指头,而来栖晓紧张得不像话。猫咪绷紧了身子,黑色的毛毛都竖起来了。他扣住了来栖晓的头,手指穿梭在他柔软的卷发里,他的嘴唇在来栖晓柔软的玫瑰色的唇瓣上轻轻一点,来栖晓的呼吸声...

Drop(我都忘了我写过45分手)

“爱情”的话,那还真是有些肤浅。

“鸣上前辈。”来栖晓向来有话直说。他的手里攥着一叠相片,鸣上一瞧便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不然来栖不可能突然在工作日将他约出来,让他去一个他从未听闻过的咖啡馆。鸣上悠跟着手机导航在街上七拐八拐,走了十多分钟才到约定地点,他探头一望,果然来栖已经坐得端端正正的在等他了。

来栖晓接着刚才的那口气接着将那句话说完:“您有在和别的女人偷偷见面吧。”他如此笃定,鸣上一瞬间就明白了来栖要么是撞见了他同某个姑娘约会,要么就是跟踪了他,不过要鸣上说,后者比较像是来栖晓能做出来的事情。他看着来栖手里的照片,来栖轻轻扇动它们,闷热的八月只能扇出热风来。不过鸣上也不打算辩解,有些...

1 / 2

© Loveless. | Powered by LOFTER